追蹤
喬安的不實用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99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09之前

       跨年夜十點多抵達Megi家,一下車大家不約而同的連同背包和睡袋都背上Megi家,可還真看不出有那麼一絲要先拿出帳篷嚐試嚐試去營地露營的打算呢!原本的計劃是大夥把瓦斯爐帶上,到山上去煮雞湯,看煙火的,在大家一屁股坐下來後,也都忘光光了,直接拿出新光三越買來的手握壽司,連莫莫帶來看煙火時助興用的紅酒,再加上美格爐上的蘿蔔湯,馬上喀了起來!聊到興頭都起來,結果也趕不及步行上二叭子,雖然意猶未盡,但為了趕上倒數,也只好匆忙開著車上直接攻頂
       跨年夜晚上霧大風大,雖然101小的像根小手指頭,連夜景都矇矇暗暗的,但是在這樣的山上,有好友一起陪著頂著風一起打哆嗦的氣氛就挺過癮的了,不是嗎?!
看完煙火,回到美格家,繼續再聊,看著美格的姐姐為紀念二哥所拍的記錄片,大家聊起了眷村的童年
       眷村是我們這代人的童年中不可能空白的一段,就連像喬安這種所謂的「蕃薯仔家族」,在小時侯也有和眷村小孩打架、遊戲的一大段快樂回憶。尤其是那相差幾間房子的四川飯店!四川飯店名子聽起來好像挺嚇唬人的,外省人說飯店,其實就是一間餐館,一個管吃飯的地方到現在我都還記得一進門左手邊是一排四人坐的方桌約四到五張,右手邊是一張十人坐的大圓桌,乾乾淨淨,除了左手邊靠牆上架了台電視之外,沒有多餘的裝潢小的時侯父母忙著做生意,一忙起來也無瑕管我們這些小蘿蔔頭的吃飯事,所以四川飯店就成了我們小孩子最常吃飯的地方了每到了傍飯,看到母親還沒開始張羅煮飯,喬安就忍不住偷偷的開心和期待了起來,淨在一樓找事打轉,一看到父親或母親終於開口說「去外省仔那叫飯來吃」時,馬上飛快的奔到飯館去其實小時侯我們都挺怕這個操著濃濃口音,嗓門大的好像總在罵人的外省阿伯的,所以我也只敢站在後門的門檻上望著阿伯在廚房裡起火煮飯,到底是中國人,煮起飯來都是過癮的大火油爆的嘶嘶聲,白色的油煙的小廚房中伯伯矇矇的身影轉來轉去忙碌著
  印象中飯館裡好像連菜單招牌都沒有,總是母親點什麼,伯伯就煮什麼
蕃茄醬蛋炒飯永遠是我們小孩子的固定選擇,也許是伯伯怕小孩子吃不了辣,所以特外煮的,也或許是因為我們太喜歡這道料理,所以老是點一樣的吃呢?我己記不得,就連確切的味道其實也是記不太得了長大後,偶爾遇到小館子也有這道料理時,剛開始還會試著點點看,但怎麼吃就是不對味!失望久了,也不再嚐試了,免得壞了我心中那份滋味的美好,那是包含了記憶的味道,所以永遠無法找到替代品!在我心中,蕃茄醬蛋炒飯只能專屬於小時侯隔壁四川飯店的外省伯伯。  
  說到這,廚房的滷味架當然也不能不提,架上有什麼我己記不很清楚了,但總少不了豆乾和海帶。尤其是豆乾!下午肚子餓的時侯,我的零食不是柑仔店的餅乾、糖果,反到豆乾加大把大把的蔥花!一到下午是外省伯的平劇時間,電視是架在牆上的,但外省伯總是把涼椅放到「亭仔脚」上,也不看螢幕上在演些什麼,只是遠遠的聽著牆那頭電視裡傳出來的唉唉鏗鏗鏘鏘,興頭來時,也跟著哼的起勁,根本沒空理我們那幾塊小豆乾所以我們就直接把錢放卓上,自行到廚房去切豆乾,切的時侯,外省伯總會用他那濃濃的小孩子也聽不太懂的外省腔,總之大概是罵我們「蔥花別亂加!」之類的吧!小孩子嘛,壞心眼總是有,但真要做起來還真的不敢,所以在切豆乾時,雖然總是有人忍不住嘀咕多切一塊吧!反正阿伯又不會檢查,大家推推擠擠的,但誰都不敢當那個偷切手!頂多就是多捉了把蔥花,當成「犯行」,過過偷犯罪的小小乾癮,出了門後,還要自豪的像個小勇士一樣,吹噓剛偷捉蔥花的功勞。就這樣,交錢、切豆乾、偷偷在廚房策謀」犯罪、阿省伯的斥罵、快跑的午後戲碼反覆上演了好幾年,直到我搬家轉學為止
  小鄉下的午後,總是帶著那麼點昏昏欲睡的氣氛,通常這個時侯,只有外省伯的電視在強力放送平劇的聲音,唉唉唖唖的也不知道在唱些什麼,上了小學後開始學識字的喬安,忍不住愛現,總是捉到幾個才剛認得的字,就要大聲的唸出來。好幾次站在電視前,唸著底下的字幕,當然小孩子識子不多,唸也唸不了幾個字,所以老是被嫌太吵,給趕了出來。呵,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莞爾
  長大後,回過頭去打聽以前小鄉下的事,也問起了四川伯的狀況,說是己去世好多年。四川伯就跟許多退到台灣的老兵一樣,到老都是孤身一人,沒有家庭,沒有子女,守著一個小餐館勉強聊生。也不知道他去世時,誰來幫他張羅,臨走前,有沒有其它人陪在旁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