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喬安的不實用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90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三坑自行車道

   
   三坑一聽就是個頗有歷史味的地名。問了租車店老闆後,老闆一幅神氣的回問我那裡人,我說我淡水人。他又問那是什麼里,我答鄧公里。老闆口氣咄咄地馬上又接著說,那鄧公里就有意義嗎?地名就是這樣嘛!讓大家能知道位置而己。我看著眼前這個為了這麼點事就感到惱羞成怒的老闆,突然覺得好笑了起來。人掩飾情緒的方法有許多種,但被問到關於無知或不感興趣的事的反應,就屬像他這種反應最常見。
  
  我大可以跟他說鄧公里的由來,地名之於歷史的聯連,是發現與被發現之間的過程的呈現。不過我想他聽不懂,更何況也沒必要去強迫一個人去對一個他完全認為不重要的事感到有興趣的必要,所以我轉移了話題,稱讚了幾聲天氣的美好。看著腳踏車店前那個洗衣坑上的紅磚上鑲著「黑白洗」的醒世語,上面寫著:「黑白水,黑白洗,若能洗盡人間黑白事,必然可化三坑為三康。」。我其實還想問為什麼客家村內會有個台語「黑白洗」的標言,什麼是「黑白水」。不過為了避免自討沒趣,還是硬生生的把好奇心給吞了回去。
  
  回來查了一下後發現「坑」在客家話中是指小溪澗或水渠,昔日因為有「蔗蔀坑」、「火劫尾坑」、「鴨母坑」、三條水渠流經本地,所以地名稱為「三坑子」。  
  
  從三坑子向永福宮騎去,中間只拐個小彎就到了,原來三坑老街就這麼短短一百公尺。二旁是舊式紅磚和改建後新式房子的交錯,昔日建築的亭仔腳都還在,貫連著左右的房子,老式房子也還保留著紅色的木門,古味十足。只是再沒多久,這些紅磚老房子終會被新式磁磚屋給取代吧!
  永福宮的門面和樑柱都是木造的,雖然我對廟宇所知不多,但光從色彩、雕飾和格局的樸拙,還是能感覺出這座廟宇的年代想必非常久遠,而且謝天謝地它沒有經過現代化的翻修,斑駁的油漆中有歲月的痕跡。
  永福宮旁的青錢第,精緻的紅磚牆顯示這個古厝過去的富貴地位門前的田種滿了波斯菊,門前還有幾株還沒開花的櫻花。原本是不開放的古厝,我賊頭賊腦的探了探,看看好像沒人在家,所以大膽的推了門走進去。大廳內擺放著古式桌椅,歲月在木頭上留下的時代感,還有那種仿古傢俱永遠模仿不來的歷史感,引得我和美格一陣陣的心癢,真想把它們搬回家去。


 
  石門大圳上沿路的櫻花樹,還有大樹成蔭、寬敞的自行車道,就算來散步應該也很愜!之後我們沿著大漢溪騎到大溪老街來吃豆干。老街屋子上的女兒牆有些應該是新翻製的,但至少大多都還保留著日據時代流行的巴洛克華麗風格。台灣的日據時代是在日本在歷經西化運動,成功地成了第一個亞洲的民族國家之後的事,因此移殖到台灣土地上的建築物所透露的不只包括了台灣,同時也包含了日本本身過去的歷史過程。在台灣日據時代所留下來的建築物,像希臘式廊柱、羅馬式圓頂,然後再經過本土的融合,加入中國人富貴象徵的牧丹、龍鳳等,就成了台灣獨具特色的歷史建築。
  
  吃完豆干,再去逛了日據時代的劍道館-武德殿和蔣公行館。難得的是蔣公銅像還留著,在高度泛政治化,還有不論是那一方都是充滿偏激的政治解讀的這個年頭,蔣公銅像還能倖存留著,還蠻令我驚訝和感嘆的。我們走另一條鄉間產業道路回去。產業道路旁都是農田,有些是菜田種滿了韭菜花,惹的我口水直流,好想當個偷菜賊。休耕期間的農田種滿了油菜花,騎在大片大片的花海中,心曠神怡。後來我們停了下來,採了一些油菜花回去當晚餐,果然鮮嫩可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