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喬安的不實用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53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西班牙琴弓

好久沒有這麼夜以繼日、欲罷不能地狂讀一本小說了。在我偏執又私心的偏見之中,由記者出身的作家,通常寫出來的小說有相當高的比例,都不是我喜歡的菜。他們似乎特別專注在寫作的題材的特殊性,專注在找題材,運氣好,找到了一個好像還沒被寫過的、特殊的、聳動的題材後,情節是它的重點,至於對文字的駕駛功力的部份真的就薄弱到很難讓人栽進語言的美感世界中。其中慘到我印象深刻的有《貝塞尼家的姐妹》、《打不到的勇者》,不論是述事的能力、語言或是意境的推疊都實在讓人很難下嚥。所以當我看到這個陌生的作者-安卓瑪蒂.羅曼諾拉絲的簡介後,拿書的手遲疑了。結果讓我吃了定心丸的是這本書的譯者-張定綺。張定綺在《歷史學家》、《伊娃露娜的故事》、《春膳》上所展現的功力,總是讓我對她翻的書超期待,而事實證明是我對她的信心是正確的選擇。
 
原本以為所謂的以大提琴家卡爾薩斯為藍本所改編的小說,指的是那些為了讓小說中人物的生平、個性和際遇更具戲劇性和張力而湊加或虛構的情節,所以從翻開書本的第一頁開始,我就陷入了穿梭在文句間試圖追逐事實和虛構之間的蛛絲馬跡。雖然在書尾,作者為我們做了解答,雖然結果和我所期待的完全不一樣,但在這種不是偵探小說的小說中找碴的閱讀方式,其實到也還蠻有趣的。
 
 
生在一個人一輩子從小到大都被遠遠近近的戰火波及的年代中,天生殘疾的主角菲利武注定要帶著幾近自虐般的嚴峻來對待自己的人生。菲利武小時侯因為內亂,物資貧乏,因此每個人的早餐只能領到一塊小小的巧克力,而且還必須等到做完晨禱之後才能吃掉那塊維持熱量的巧克力,然後一直撐到午餐為止。小朋友通常因為忍不住餓,所以都在晨禱前就把它吃掉了,可是菲利武卻不是。他忍著不吃,一手偷偷的摸著口袋內的巧克力,一方面在心中享受理性戰勝生理需求的煎熬,這種將肉體的極限推向一次又一次的極致的煎熬帶給他快樂。我雖然隱隱約約似乎可以理解菲利武的心情,它可能有點類似跑步,當你覺得心臟己經狂跳到要爆炸,雙腿隨時會虛脫跪下,可是腦海中不斷呼喚「再五分鐘就好!再五分鐘就好!」,然後雙腿堅強的邁出它的步伐時,那種煎熬和痛苦中其實有種無以言狀的的快樂。可是即使如此,讀著菲利武的個性,讓我有種怵然驚心的感覺。我害怕我其實是個輕微症狀的菲利武,一直在自己內心的世界中跟自己過不去。
 
就像菲利武說的-他是個不快樂的人,但還好他知道去找一個快樂的人當朋友-阿爾.塞拉茲。也是整本小說中我最喜歡的人物。阿爾.塞拉茲,有著比菲利武更可能陷入瘋狂的出身背景:一個父不詳,母親不甚光彩的生活方式,從小就被發現的音樂神童光環,和從此後不斷流浪循廻表演的人生。但是他用他特有的自處方式讓他自己能處事於現實中,但是是否泰然呢?在故事中我們看不出來,可是在當具猶太血統的搭擋-艾壁華在處境愈來愈危險的當時,冒死搭救艾壁華的並不是一直深愛著艾壁華的菲利武,而是阿爾.塞拉茲時,我深深的覺得這本小說中最精彩的部份其實是在人物的原型的塑造上。
 
菲利武在戰爭時,以拒絕演奏來表達他對戰爭,以及那些眼睜睜的看著西班牙變成法西斯而不願出手幫助的其它國家的不滿和抗議。但是這個被德國軍官批評為投機份子的阿爾.塞拉茲他願意為希特勒演奏,因為它能因此救艾壁華。
人生中的是否總是很難用一個面向去衡量,菲利武到老,或者正確的說是作者自己本身對於他所丟出的問題其實是沒有答案的:在困難的年代中,藝術是一種耽溺還是一項必需品。
 
我喜歡的幾句話:

我常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拉大提琴。我給自己各式各樣的理由,但我不知道他們是不合理或真實。
有時侯,我不知道人是先有情緒,然後編出各種藉口將它合理化,還是先有理由,然發現相對應的情緒。
 
人年際大了都會變的比較僵硬,不僅手指,還包括我們的態度。
 
你不能剝奪一個人的自我認知。尤其不能在他們面對危險的最後關頭。
每個人都會抓著一些可笑的東西不放,每個人都有一件缺少了它就活不下去的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