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喬安的不實用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99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梅第奇家族的客廳

2004/1/2

忘了是誰說過-
「走在翡冷翠的街道就好像走進梅第奇家族的客廳,俯首抬頭間都是他們家的家族史。」
說的直的是非常的貼切。
翡冷翠是文藝復興的搖籃,梅第奇家族則是推動搖籃的那隻手。這個出過三位教皇、二位法國皇后的偉大家族,從柯西摩乃至羅倫佐,資助及保護過許多的藝術家,包括唐那太羅、利比、烏切羅、米開朗基羅,甚至連薩伏那洛拉擔任院長職的聖馬可修道都是由柯西摩斥資興建。
若不是因為他們對於藝術的鑑賞力及遠見,文藝復興恐怕要再遲個數百年吧。
這樣的家族也許難怪要引起科學家們的好奇,前一陣子看到新聞報導科學家們打算挖掘梅第奇家族的墳墓,以便進行DNA檢驗,了解這個家族的飲食習慣、健康狀況、死亡原因以及父系血源淵源。

可是文化充滿了弔詭。它的產生需要財富的相對增加和權力的絕對集中,凡是現在我們看到的每一個偉大的文化遺跡,那一個不是在專權、霸權下產生?!萬里長城、凡爾賽、泰姬瑪哈陵、紅堡、伊斯法罕伊瑪目廣場、奈良、塔克西拉、楓丹白露、梵諦岡……太多太多。
人們總是在自己不自覺的精神分裂之中-左邊唾罵錢力權勢的產生,右邊暈眩在它留下的光暈之中。

百花大教堂
本身是個哥德式的建築。由中世紀的建築師所修造,但並未完成,在屋頂上留下一個窟窿。15世紀時布魯內萊奇受命完成這項工程。布魯內萊奇受柯西摩聘請在翡冷翠進行過許多營建工程,翡冷翠可以說是藉由他的手而煥然一新。
走在翡冷翠的街道上,才發現翡冷翠的代表藝術家,不是米開朗基羅,而是這位建築天才。(甚至碧提宮也是他的傑作)
百花大教堂的圓頂、羅倫佐教堂、聖靈教堂都是公認最美的建築物,實際真正地站在這些藝術品之下仰望時,才發現足以形容它的美麗的字彙至今仍沒有被創造出來。
布魯內萊奇汲取古羅馬萬神殿的設計選擇了羅馬式的圓拱頂,這個用了14年便建造成的圓拱頂據說是自羅馬萬神殿以來最大的圓拱頂。布魯內萊奇的圓拱頂在那個時代是項工程奇蹟,之後引起許多人的仿效,包括連米開朗基羅的羅馬聖彼得教堂圓拱頂。



 
洗禮堂和天堂門
教堂前的八角形建築物就是洗禮堂,它是是這座城市的靈魂,最寶貴的財富,
同時也是Firenze最古老的建築。翡冷翠大多數的慶典和遊行從這裡開始或結束。就連翡冷翠人的人生也從這裡開始,翡冷翠人在這裡受洗,開啟身為翡冷翠人的共同記憶。
走進洗禮堂可以看到典型的前文藝復興鑲嵌畫藝術。
屋頂是中世紀宗教象徵的世界--平靜安詳的基督向人們做保證。
通往地獄的蜿蜒
最後是一群妖怪和被妖怪叨在嘴裡的罪人。
 
 
洗禮堂北門的青銅浮雕
當初在當時所有的名家幾乎都參加了這項競標
最後由才25歲的吉伯提獲勝
擊敗了其它像唐維太羅和布魯內萊奇等大師
(還好布魯內萊奇丟掉了這項工程,才得有時間自由的建造圓拱頂)
(布魯內萊奇和吉伯提二人的參賽作品,收藏在國家美術館中喔!)



天堂門
1425年,吉伯提又承造了東門的浮雕
被米開朗基羅讚嘆為-天堂之門
這扉門成了文藝復興時期將藝術與科學融合的最佳實例。藝術家使用數學、透視和解剖學來呈現藝術。吉伯提將繪畫技巧裡的明暗、光線考量放進了雕刻的世界
創造出結合陰陽紋的半立體浮雕。讓美用另一種方式呈現。
圖中是門上的其中一幅-「所羅門王迎接希巴女王」

除此之後還有「雅各與以掃」,在這對天堂之門的銅板上,可以發現吉伯提用了一系凹進的背景拱門創造出深度感,或是利用建築線條和欄杵的刻畫來區分前景和背景。
在今天對我們來說這些都是很平常的技巧,但是在當時可是項相當關鍵性的開創呢!要感受這種差別,最好的方式就是先去一趟學院美術館(就是有大衛像的那個美術館),看看它的二樓收藏了許多中世紀的畫作(大多是祭壇的一角或一片),看看那一些連基督的光環就像是小朋友用剪紙貼上去,還有人物的五官仿佛是被熨斗平整過似的「可愛」畫作後,再去國立巴吉洛博物館,比任何美術鑑賞入門書更直接有效。

吉伯提花了27年的時間在這扇門上,他把自己也刻在門上-門中間第二行的浮雕中左邊的那個小光頭。
(奇怪!Firenze人似乎很多光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