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的不實用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36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權廣場與烏非茲美術館

主權廣場
以共和政治為宗旨的翡冷翠人,習慣在這廣場上討論事情或表決戰爭等重大事項。
 

離噴泉十步遠左右的修理店的圓銅匾上寫著:
薩沃納羅拉在這裡燒毀了翡冷翠的頹廢和虛榮。
但就在這裡薩沃納羅拉被燒成灰燼。
這真是奇妙的歷史輪廻!
也只有像曾種真經親身歷經高度文明的國家,才會有如此的精神,讓歷史只是純粹的歷史,不會任意的毀滅、故意的忽略自己國家發展的「任何一個過程」,縱使它曾經如此被受批評! 
每次到國外去參觀這些遺蹟時,想到台灣的社會是如何對待歷史的足跡及發展,
總是忍不住感到無奈!

從中世紀起實施苦行教義的教會一度相當興盛,連那華麗的要人命的百花大教堂其實也屬托鉢修會。薩沃納羅拉即是苦修的僧侶之一,在米開朗基羅的時代,
薩沃維羅拉在此建立起神權統治,大量地焚燒異教書籍和藝術品,連波提切利都受到他的影響,在晚年時焚燒掉許多自己的作品。
當老百姓覺得梅第奇家族己經有錢、有權到跟他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時,梅第奇成了萬惡的罪魁,所有老百姓的不幸都是因為他們的墮落害的,他們請來了宗教狂熱的薩沃納羅拉,趕走了梅第奇家族。
這真是多麼鮮明,永遠輪迴的歷史啊。
梅第奇家族走了,宗教狂熱回來了,Firenze文藝復興從此結束,許多藝術精神也被趕走了,從此Firenze的樂觀精神再也找不到了。
留下的是現在只能靠賣古蹟和明信片和冰淇淋的翡冷翠人。
著名的「大衛」的原作當初就站在廣場上那個複製品今天站的位置,
在一次的暴動中,從宮殿窗口中扔出的一把椅子,把大衛的二條胳膊打斷了,
因此才移至室內放置。
右邊的涼廊,曾經作為公共辯論的會場,但後來麥第奇認為比起毫無遮攔的演講,優秀的藝術品更讓人滿意,於是便把它變成了室外雕像展覽場。

旅行歐洲國家時,若沒有把希臘神話故事讀熟、讀通,真的有很多時間看不到精華。說是書到用時方恨少,我看是書到旅行時方恨少。

就像這個長廊中展示的作品也是如此,大多是以希臘神話故事為題材。我唯一比較知道的只有潘蘇斯戰勝蛇頭梅樂絲的故事。可是選擇這個題材的雕刻家想必一定有其它想表達的精神,所以才挑了這個題材吧。


烏非茲美術館
在有限的旅行時間中,要選擇看什麼逛什麼,真是一門大學問。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實在是時間不夠用,因此在博物館的部份,我們挑烏菲茲美術館當做代表,逛過那麼多美術館和博物館,還真的沒有一間是像烏菲茲這麼累人的美術館。

光是排隊買票就花了快二個小時(後來才知道原來可以事先預訂入門票),光買票就要排那麼久,美術館中的人潮可想而知。果然進去之後,還是排隊……。



烏菲茲原是麥第奇家族的辦公室,後又為共和國的行政大樓,所以整個美術館,都是一小間一小間的房間。每個房間(展覽室)用門來貫穿。
麥第奇家族所蒐集到的文藝復興時代的美術品,全都收藏在此。
據說館藏的曠世作品有2500之多,其中聞名的作品不計其數。對我來說
我根本就是來"朝聖",那些在畫冊上看過無數次的作品,今天終於可以以最近的距離親眼目睹的興奮,沒有言語可形容。
然而這種興奮的感覺並不足以持續太久,因為人潮實在太累人了。
大家進去之後,仍舊之能前面接著後面,按照館內用繩索拉出的路線依序向前走
在這種情況之下,每個人能停留在作品前的時間,大概一分鐘不到吧!繩索的寬度大概也只夠二個人並肩走,因此也沒有人脫隊(或著應該說脫序)佇足停留
因為一停下來後後來的人也走不了了.....
還有那昏暗的燈光……
真的從來沒有逛過一間美術館是如此昏暗的,昏昏黃黃的燈光,加上不流通的空氣,看著看著頭都暈了起來。
還真沒有逛美術館逛到令人這麼累過
不過即使如此,有機會到Firezen的話。我還是會再來一次烏菲茲。我們逛完出來,天己經黑了,晚上從美術館走廊的窗口邊喝杯咖啡,邊眺望眼下的Vecchio橋,順便休息休息。


白天的的Vecchio橋,到了晚上橋上的店面開始休息,接棒的是路邊小販。
賣的東西大多是畫之類的,我胡亂地買了二幅畫。拎回飯店時才想到要到時要拎買台灣時打包行李的麻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