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喬安的不實用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50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urostar另一火車事件

回程的火車不如來時冷清,即使是快半夜才出發的火車,仍然可以看到許多旅客。

雖不至於到擁擠的程度,但火車才近站沒多幾分鐘便又馬上響起鈴聲,與其說是催促旅客上車,到不如說是”警告”。
火車進站離出站中間只隔不到幾分鐘,也許有人會說這叫做”效率”,但是看著大家像無頭蒼蠅一樣找不到自己的車箱,真的令人對這種效率無法茍同。


月台上沒有車箱代號,每一節車箱外也沒有明顯的車箱號碼可以做識別。在又短又急的鈴聲催促下,只看到其它旅客和我們一樣,只好先隨便上了其中一節,總之進了火車內再說。火車中一邊是一扇一扇的門,門內就是二邊各三張垂直並排的床,剩下的另一邊當然就窄狹的走道。


 火車離站後走道上就開始塞車,只見到大家拖著大大小小的行李,手拿著車票一間一間的找尋自己的位置。


匆忙之間,我們就從外觀上挑了節看得到卧舖的車箱進去,心想按照經驗火車上的按列分類應該都是一樣的吧。沒有卧舖的位置或是自由席應該不會穿插或分散在各節車箱中,所以就算我們隨機挑選進去的車箱不對,但應該也不會相距太遠才是。

我們一進去之後,正在試圖找著車箱上是否有任何標示時,一位男性服務員大步走來,直直地伸出手來擋在我們三人中間,用德文說:

「這裡不是你們的車箱!坐舖是在最後面!」

於是朋友綠著臉,拿出我們的車票。服務員看過後,居然馬上轉換成受過職業訓練般的制式笑容,說道:「那是這節沒錯,向前走第三間」!

讓我忍不住想偷偷掀起他的制服看看背後是否長了一個自動切換的開關,可以讓他們如此神速且不知羞的切換對人的基本態度。


走進了自己的車箱後安置好行李舖好床,還是可以聽到走道上拖著行李的腳步聲,


來來回回找尋自己位罝。過了一會兒,走道上的聲響終於靜了下來。於是我走到走道上,雖然窗外是一遍漆黑,什麼景緻都看不到,但終究好過在卧舖車箱內呼吸著腳臭味。


這時一對夫妻帶著小孩,小孩還很小,還是要母親抱著的年際。做爸爸叮嚀了媽媽幾句,留下小孩與母親及地上的行李後,抬著頭一間一間的對著車箱號碼。明知道他們應該是找不到自己的車箱,但同樣是旅客的我,對於這樣的狀況也使不上任何力,於是只能禮貌性的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看來他們的車箱對不在這一節,所以做爸爸的拉開了車門往下一節車箱前去。沒多久一位女性服務員從媽媽身後的那扇門出現,對著看似早己疲憊不堪的母子吱哩呱啦的說了一連串的話,母親似乎並不懂女服務員在說什麼只好用著義大利文不斷地在解釋,而女服務員顯然不懂義大利文,仍舊堅持地用德文說個不停,而且愈說口氣愈來愈趕,語調也愈來愈高。到最後甚至動手推那位媽媽,要求她離開。
我問朋友服務員到底在說什麼,原來服務員似乎以為他們是沒有買票的偷渡客,堅持要做媽媽的拿出車票並離開。服務員很顯然的不懂義大利話,而且更顯然的是她並不打算要試圖弄懂那位媽媽想要說什麼。


看著服務員的態度,心裡開始生起了一把火,我和朋友向前走去,跟服務員說明了做爸爸的拿著車票去找車箱了。服務員聽完之後,再一次地確認朋友是不是真的有看到他們的車票,然後居然跟我們淡淡的說了聲謝謝後,看也不看那對母子地走回她剛才走來的車箱。
她跟我們說謝謝,但對那位被她侮辱的媽媽別說對不起,根本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就直接走掉。


那位服務員到底自以為她在跟我們謝什麼??!!!
她到底在謝個什麼東西??!!


是什麼樣的經驗讓她用這樣一口咬定,自以為是的態度對待另一個人。
服務員走後做媽媽的一直用義大利話謝謝我們,可惜我們三人沒有人懂義大利話。

沒多久做爸爸的回來了,拿起地上的行李準備向前面的車箱走去,經過我們時停了下來,媽媽懷裡還抱著小孩,剛才受辱及氣憤的神情仍留在臉上。她對著我們用緩慢且堅定的英文一字一字地說:
I will remember this forever!
口氣中聽得出氣憤難消!做爸爸的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在媽媽的簡短的解釋下做爸爸的向我們點點頭笑笑的bye-bye!


為了不讓單一個事件就左右了我的觀點,我忍住心中極大的好奇,強按下想問朋友看是否知道那位服務人員的德文口音,來推測她是那一國人的念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