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的不實用人生

關於部落格
  • 3436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愛爾蘭走透透-Causeway

Bushmills的一天似乎非常的短。早上九點多商店都還沒開,Bus最早的一班從10.44開始,但17.44就結束。在這個沒事做,時間又特別多的小鎮裡,單身想必是件會寂寞到死的可怕事吧。我忍不住風馬牛不相干的一直想著這個可怕的問題。
雖然公車開始的很晚,結束的很早,但令人開心的是它每一小時就一班車,貫穿整個causeway上重要的九個景點。可問題是常隨興閒晃的我,對於在一定的時間內要返回巴士站這一點實在讓我很焦慮,即便用手機設了鬧鐘提醒,還是忍不住一直偷瞄時間。
幸運如我,這幾天一直是奇蹟般的小春和暖的好天氣,雖然風大到不像話,但所有的愛爾蘭人都會說「在愛爾蘭只要不下雨就是好天氣」。也還好今日刮風,剛好可以把我的騎腳踏車一路沿著海岸南下到Belfast的傻膽之舉給徹底吹醒。
 

傍晚逛回鎮上買晚餐要煮的食材,所謂的鎮上不過是個二十幾間房子連接而成,不到三百公尺的Main Street。小鎮的雜貨店果然就是小鎮雜貨店的風貌-什麼都賣!從花束到水果、海鮮、蔬菜到糖果,什麼都包。我挑了個老闆推荐的塩漬魚一小塊,用來煎魚用的Rosemary,佐菜的磨菇、小黃瓜。最後我問老闆怎麼煮這魚才好吃,老闆很親切的說了三次,可惜的是我實在拿那濃濃的愛爾蘭口音沒轍,到最後只好用不懂裝懂來結束這場即興的料理教學。等到要結帳時,老闆用很靦腆的笑容,輕輕的兜過袋子給找,說「No charge, these for you」。一時之間我會意不過來,等會意過後,我忍不住爆出連串Thank you,似乎被弄的很不好意思的老闆最後用很堅定的口氣要我好好認真唸書。

這是旅行中最美好的一刻。我不是開心省下的晚餐錢,而是那個心意本身的無價。旅行中遇到的所有美好的善意總是格外令人感動。歲月讓我終於日漸體會自己的幸運,那些所有不屬於自己的努力却平空得來的幸福,從健全的四肢和頭腦到餘裕的生活足以追求那些不實用的白日夢都再再提醒我,自己有多麼的幸運。但是還是常常會忘記,忘記不要去聚焦黑暗面,不要去放大無謂的歪根性。還好的是旅行中遇到的最美好的事物是人,是旅行中遇到的人總是讓我能在其中找回被自己不小心遺忘的人性的美好。這些溫暖給我能量讓我相信這個世界美好到值得我們去Do something。

PS.為了不辜負老闆的熱情,我很認真的想把那塊魚煮的很好吃! 可惜不是太成功,因為實在很鹽.




Causeway
Causeway coast算是北愛爾蘭最著名的路線吧!整個北方的海岸沿路都是特殊的景觀。尤其是Giant’s Causeway,跟地球上許多沿岸景觀一樣,因為海水的逐漸上昇,這條由40000多六角玄武岩形成的自然景觀面臨嚴重的侵蝕,正逐漸消失中。我覺得另一個很有趣的是關於這個巨人之路的神話。神話內容是這麼說的,在Ireland跟Scotland都分別住著二位巨人,有一天Ireland的巨人想要去挑戰Scotland巨人,於是舖了這條巨人之路通往scotland。結果等他到了Scotland後,赫然發現原來他的對手-Scotland巨人遠比他巨大許多,所以連忙折返挑回家去。可是Scotland巨人也一路追了過來,於是Irenland巨人聰明的太太,把他打扮成嬰兒,放在巨嬰搖籃內。Scotland巨人來了後,一看發現Ireland巨人光是嬰兒就這麼大了,那他的父親不就更可怕。所以心生害怕的速速跑回Scotland,一邊走一邊拆掉Ireland巨人舖的巨人之路,好阻斷敵人追來。於是今天我們看到的這段巨人之路只剩下在Ireland海岸的一小段,原本它其實是通往Scotland的。
但是還有另一個版本是說這是Ireland巨人要去迎娶他心儀的Scotland巨人,所以才舖的迎親路。在沒來北愛前,或許我會覺得迎親這個版本比較可愛。但在這裡待了幾天後,我想我現在比較喜歡落跑巨人的版本,它比較適合我這幾天來所日漸感受的北愛印象。
 

 

Carrick-a-Rede Rope Bridge
為了過這座吊橋的代價是6.05英鎊。所以就算是高掛在100呎之上的吊橋,為了這6.05英鎊,說什麼也得硬著頭皮走過去。其實一個人走時都還好,但是如果有另一個人走在你後面,特外是個超胖子女生時,那真的晃的很恐怖,一度我還以為是Ireland巨人追來了,尤其是這個可怕的女巨人還不時的發出尖叫聲。導覽路標上說這條吊橋過去只是一條單繩索,在捕魚的全盛時期19世紀初,漁夫們走過繩索來到這個小島好得到最佳的瞭望點,觀察他們撒下的漁網和大西洋鮭魚的動向。站在島上,我看著上來吊橋的路線和底下清澈可見的海水,怎麼看我都覺得這是個很狐疑的說法。



 
Du
nluce Castle
它曾是北Ulster最雄偉、最重要的的城堡。15中葉Scotland人入侵佔領了這個城堡後,逐漸擴建。一直到17世紀中,愛爾蘭天主教為從英國手中奪回政權,引發了長達九年的愛爾蘭戰亂時,Dunluce Castle被包圍、焚毀,最後完全變成廢墟。
 

 
Bushmill distillery
1608年成立,全世界仍在運作用最古老的Whisky 釀酒廠。繼Islay Isle沒完沒了的品酒之行後,我完全領悟到我實在沒有品酒的天份。所以在這個最古老的酒廠,我點了這份以Bushmills為名的Bushmills cheesecake。心想即是招牌肯定有口碑,果然很好吃!它不是台灣常有的重乳酪起司,而是creamcheese,綿綿不甜,配上咖啡剛剛好平衡了今天一整天奔波在外被風刮到快瘋掉了的臉皮和頭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